海龟交易法则的启示

图片

在美国期货市场里,理查德·丹尼斯(Richard Dennis)是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在多年的投机生涯中,丹尼斯出尽风头,给人的感觉是常常可以在最低点买进,然后在最高峰反手卖空。他落单入场经常可以带动市势。他的成绩继续提高,平均每年都从市场赚取5000万以上的利润。

60年代末,未满20岁的理查德·丹尼斯在交易所担任场内跑手(runner),每星期赚40美元,两三年后,他觉得时机成熟,准备亲自投入期货市场一试身手。他从亲朋好友处借来1600美元,但因资金不足,只能在合约量较小的芝加哥买了一个“美中交易所”的席位,花去1200美元,剩下的交易本金只有400美元。对绝大多数人来说,400美元从事期货交易,赚钱的可能性根本是微乎其微的,但是在理查德·丹尼斯追随趋势的交易原则下,就是这400美元,最终被丹尼斯像变魔术奇迹般地变成了两亿多美元。用他父亲的话说:“理查德这四百块钱滚得不错。”在成功之余并亲自培训带出来的十几个徒弟,成为美国期货市场的一支生力军,管理的资金达数十亿美元。

理查德·丹尼斯并不是天生就会做期货的,那时他还不满21岁,还不能直接进交易所做,他父亲替他站在里面叫价,他在外面指挥。就这样断断续续地做工两年,赔了大约两千块钱。他满21岁那一天,他父亲松了一口气说:“儿子,你自己去做吧,这一行我可是一窍不通。”刚开始赔多赚少,一月的工资还不够一个小时赔的。1970年,赶上那年玉米闹虫害,很快就将400美元滚成3000美元。他本来是要去读大学的,但只上了一周课便决定退学,专职做期货。有一天他进了张臭单,一下子赔了300美元,心里觉得不服,一转方向又进了一张单,很快又赔了几百。他一咬牙又调转方向再进一张,就这么来回一折腾,一天就赔掉1/3本金。那一次赔钱教训很深刻,经历了大起大落以后,他学会了掌握节奏:赔钱不称心时,赶紧砍单离场,出去走走或是回家睡一觉,让自己休息一下,避免受情绪影响而作出另外一个错误决定,再也不因亏损而加单或急着捞本。最困难的时候也是最有希望的时候。有时候赔了钱,最不愿再琢磨市场,而往往最好的做单机会就在此时悄悄溜过。只有抓住了应有的赚钱机会,把利润赚足,犯错误时才能够赔得起。另一方面又要学会选择最佳做单时机。理查.丹尼大概估计过,他做单95%的利润来自5%的好单。错过好的机会会影响成绩,这正符合技术分析中常用的一句话:“Let profits run, cut losses short.”让利润增长,砍掉亏损,过滤掉一些不该进场的单子则能提高收益率。多年后,理查德·丹尼斯回忆那段时光时,觉得那笔学费交得很合算,他学到了很多东西。

看这一点多像人生,人一生的绝大部分的成就和收获往往得益于几个关键的决定,如果走错了,可能就会影响一辈子的。但是往往在当时觉察不出来这个决定有多么的重要。所以如果不能审时度势,那就一直努力吧,勤能补拙,尽可能做好。

理查德·丹尼斯与他的朋友威廉·厄克哈德两人在期货交易方面配合得天衣无缝,一同创下美国期货史上少有的佳绩,但他俩在人生哲学方面却有很大差异。理查德·丹尼斯高中毕业后一直做期货,是在实践中杀出来的。威廉·厄克哈德却是饱浸文墨,他们经常争执不休的问题是:“究竟一个成功的交易员是天生的还是练出来的?”理查德·丹尼斯认为是可以培养的,威廉·厄克哈德则认为更多的是靠天份,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干脆打赌验证。为此,他们在1983底和1984年初《华尔街日报》上登寻人广告,寻找一些愿意接受训练成为期货交易者的人。工作条件是:交易者必须搬到芝加哥,接受微薄的底薪,如果交易赚钱可以有20%的分红。慕名前来应聘者上千人,他们从中挑选了80人到芝加哥面试,最后选定23人从事此项训练计划,这23人的背景、学识、爱好、性格各不相同,具有广泛的代表性。

理查德·丹尼斯花了两周时间培训,毫无保留教授他们期货交易的基本概念,以及他自己的交易方法和原则。他教导学生追求趋势,先分析决定市场是多头还是空头,进场交易时必须做好资金管理,适当控制买卖单量,并选择时机获利出场。理查德·丹尼斯在亚洲参观一家水产养殖场时发现该场繁殖海龟很有一套,回来后一时兴起称他的徒儿们为“海龟”。课程结束后,理查德·丹尼斯给每人一个10万美元的账户进行实战练习。这些海龟还真争气,在4年的训练课程中,23名学生有3人退出,其余20人其余都有上乘表现,平均每年收益率在100%左右,而他付给这些学生20%的分红就达3000-3500万美元,其中最成功的一名学生,4年下来替理查德·丹尼斯赚了3150万美元。名声传出去后许多大基金会纷纷出高薪来挖人,如今大部分“海龟们”要么被挖走,要么拉出去单干,手头都控制着上亿元美金,成为期货市场的一支生力军。“海龟”的名声也越叫越响。结果证实理查德·丹尼斯的观点是正确的:成功的交易者是可以通过训练与学习而得的,这无关乎聪明才智,全在于交易者的方法、原则。

图片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什么是《海龟法则》

当年海龟实验的学员之一,柯蒂斯写了一本书来介绍海龟实验,以及之后的一些经历,值得一看。

柯蒂斯•费思(Curtis Faith)

所有海龟中最成功的一个,在“海龟交易试验”期间,他为理查德•丹尼斯赚取了超过3000万美元的交易收入。他还是机械交易系统和软件行业的先驱者之一。

海龟交易系统是一个完整的交易系统,它包括了交易的各个方面,实际上没 有给交易员留下一点主观想象决策的余地。大多数成功的交易员都使用机械交易系统。这并非偶然。一个良好的机械交易系统可以自动运行整个交易程序。对于交易员在交易中 必须制定的每项决策,系统都会给出答案。该系统使交易员更容易进行一致性的 交易,因为有一套明确说明应该做什么的法则。交易的机械化就是不留给交易员 自己进行判断。如果你知道自己的系统能够长期赚钱,你就比较容易接受信号,并且在亏损 期间按照系统信号进行交易。如果你在交易中依赖自己的判断,你可能会发现恰 恰应该勇敢时你却胆怯,而恰恰应该小心翼翼时你却勇气十足。如果你有一个机械交易系统在发挥作用而且你一致地跟随它,那么,尽管可 能有来自于一长串亏损或者巨额赢利的内心挣扎,你的交易都将是一致的。自信、 一致性以及由彻底检测过的机械交易系统所保证的纪律,是大多数能够赢利的交 易员成功的关键。海龟交易系统是一个完整的交易系统。其法则覆盖了交易的各个方面,并且 不给交易员留下一点主观想象决策的余地。它具备一个完整的交易系统的所有成 分。一个完整系统的成分一个完整的交易系统包含了成功的交易所需的每项决策:

· 市场——买卖什么

· 头寸规模——买卖多少

· 入市——何时买卖

· 止损——何时退出亏损的头寸

·  离市——何时退出赢利的头寸

·  策略——如何买卖

市场——买卖什么第一项决策是买卖什么,或者本质上在何种市场进行交易。如果你只在很少 的几个市场中进行交易,你就大大减少了赶上趋势的机会。同时,你不想在交易 量太少或者趋势不明朗的市场中进行交易。

头寸规模——买卖多少有关买卖多少的决策绝对是基本的,然而,通常又是被大多数交易员曲解或 错误对待的。买卖多少既影响多样化,又影响资金管理。多样化就是努力在诸多投资工具 上分散风险,并且通过增加抓住成功交易的机会而增加赢利的机会。正确的多样 化要求在多种不同的投资工具上进行类似的(如果不是同样的话)下注。资金管 理实际上是关于通过不下注过多以致于在良好的趋势到来之前就用完自己的资 金来控制风险的。买卖多少是交易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大多数交易新手在单项交易中冒太大 的风险,即使他们拥有其他方面有效的交易风格,这也大大增加了他们破产的机 会。

入市——何时买卖何时买卖的决策通常称为入市决策。自动运行的系统产生入市信号,这些信 号说明了进入市场买卖的明确的价位和市场条件。

止损——何时退出亏损的头寸长期来看,不会止住亏损的交易员不会取得成功。关于止亏,最重要的是在 你建立头寸之前预先设定退出的点位。

离市——何时退出赢利的头寸许多当作完整的交易系统出售的“交易系统”并没有明确说明赢利头寸的离 市。但是,何时退出赢利头寸的问题对于系统的收益性是至关重要的。任何不说 明赢利头寸的离市的交易系统都不是一个完整的交易系统。

策略——如何买卖信号一旦产生,关于执行的机械化方面的策略考虑就变得重要起来。这对于 规模较大的账户尤其是个实际问题,因为其头寸的进退可能会导致显著的反向价 格波动或市场影响。

摘要对于一致性赚钱的交易,使用机械系统就是最佳的方式。如果你知道自己的 系统能够长期赚钱,你就比较容易接受信号,并且在亏损期间按照系统信号进行 交易。如果你在交易中依赖自己的判断,你可能会发现恰恰应该勇敢时你却胆怯, 而恰恰应该胆怯时你却勇敢。如果你拥有一个能够赢利的机械交易系统,而且你虔诚地跟随这个系统,那 么,你的交易将会取得赢利,而且系统会帮助你安然摆脱难免会来自于一长串亏 损或者巨额赢利的内心挣扎。海龟所用的交易系统是一个完整的交易系统。这是我们取得成功的一个主要 因素。我们的系统使我们更容易地进行一致性的、成功的交易,因为它没有给交 易员的判断力留下重要的决策任务。

给大家介绍海龟,并不是说要学习期货交易或者学习海龟交易法则。而是给大家看看一套相对完整的交易系统都包含哪些部分,都需要考虑什么。同样在交易中需要坚持和学习的是什么。

1987年股灾中,丹尼斯遭受重挫。旗下基金损失近半,个人账户也遭同样败绩。他的投入主要放在卖空债券上。股灾后利率下调,债券冲高,虽有风险控制,但一时难以止住,所以损失惨重。对此他淡然处之。他的过人之处就在于可以不动声色,泰然面对逆境,全无情绪上的波动。他了解“重大损失无可避免”的现实。情感波动对交易并无益处,过于关注反将影响大局。胜败过于介怀,倒表示对自己信心不足。实际上,交易顺手时他不会过分喜悦,运气欠佳时,感情上所受的挫伤自然减弱。

1988年,理查德·丹尼斯淡出交易场,留下一座传奇丰碑。

网上关于理查德丹尼斯退休后的消息很少,有人说是失败了被迫离场,有的人说他自己没有坚持自己的法则,最后放飞自我把自己给害了。其实从弗里曼看来,他是看开了。对于金钱、对于生活、对于人生,如果没有波动,就不会有收益,单靠一套系统并不能实现稳定的盈利,每天都要过着压力很大,如履薄冰的日子。如何消除风险,那就是牺牲收益,就是不做。钱赚够了,去生活了。可以激流勇退,很不容易呀。

图片

如果没有时间看书,我们可以看看书摘,全是金句,就不标红了

重要的不是交易系统,而是交易者贯彻交易系统的能力

•损失厌恶(loss aversion):对避免损失有一种强烈的偏好。也就是说,不赔钱远比赚钱更重要。

•沉没成本效应(sunk costs effect):更重视已经花掉的钱,而不是未来可能要花的钱。

•处置效应(disposition effect):早早兑现利润,却让损失持续下去。

•结果偏好(outcome bias):只会根据一个决策的结果来判断它的好坏,而不去考虑决策本身的质量。

•近期偏好(recency bias):更重视近期的数据或经验,忽视早期的数据或经验。•锚定效应(anchoring):过于依赖(或锚定)容易获得的信息。

•潮流效应(bandwagon effect):盲目相信一件事,只因为其他许多人都相信它。

•小数定律(the law of small numbers):从太少的信息中得出没有依据的结论。

割肉退出对一个有损失厌恶症的交易者来说是件极端痛苦的事,因为这会让损失变成板上钉钉的现实。他相信,只要他坚持不退出,他就有机会等待市场反弹,最终失而复得。沉没成本效应则会让决策过程变了味儿:有损失厌恶症的交易者考虑的不是市场下一步会怎么变化,而是怎么想办法避免让那1 000美元真的打水漂。所以,这个新手决定继续持有这个头寸不是因为他相信市场会反弹,而是因为他不想接受损失,白白浪费那1 000美元。那么,如果价格继续下跌,损失上升到了2 000美元会怎么样呢?

投资者不愿意承认过去的决策并不成功。

投机性的市场分为以下四种状态:

•稳定平静:价格在一个相对较小的范围内上下波动,很少超出这个范围。

•稳定波动:有大的日间或周间变化,但没有重大的月际变化。

•平静的趋势:价格在几个月中呈现出缓慢的运动或趋向,但始终没有剧烈的回调或反方向运动。

•波动的趋势:价格有大的变化,偶尔伴有剧烈的短期逆转。

趋势跟踪者们喜欢平静的趋势。在这样的市场中,他们既可以赚钱,又不必忍受剧烈的反向变化。一个交易者很容易把一笔交易保持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市场在这段时间内不会让利润缩水。波动性的市场对趋势跟踪者来说则较为棘手。当利润连续几天或几周不断地烟消云散时,你很难保持冷静。反趋势交易者喜欢稳定中有波动的市场。这类市场虽然有相对较大的上下波动,但始终停留在一个相当狭窄的价格范围内。波段交易者喜欢波动性市场,不管有没有趋势。波动性市场的机会更多,因为波段交易者是靠短期价格波动赚钱的,而这类短期波动就是波动性市场的基本特征。尽管一个市场究竟处于哪一种状态有时候并不难判断,但无论是趋势的强度还是波动性的程度都会变化。这意味着,市场经常会同时呈现出两种不同的状态特征,某一个属性值会由低变高,或由高变低。比如,一个市场一开始可能是平静之中带有趋势,但随着趋势的进展,波动性逐渐增强,价格的运动从平静的趋势转变成了波动的趋势。海龟们从来不去预测市场的动向,而是会寻找市场处于某种特定状态的指示信号。这是一个重要的概念。优秀的交易者不会试着预测市场下一步会怎么样;相反,他们会观察指示信号,判断市场现在正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中。

海龟们学会了如何使用限价定单(limit order),而不是最常用的市价定单(market order)。大的市价定单必然会导致价格变动。

长期有效的交易方法都有一个特征,那就是赌博中所说的优势。这个优势是指一个人相对一个对手的系统性优势。一个赌场在大多数时间都掌握着对顾客们的优势,但在某些游戏中,玩家有可能获得一种优势。以21点游戏为例,当技艺高超的玩家注意到有很多小牌已经发出时,他们就能获得对赌场的一种暂时性优势。因为这意味着接下来发出大牌的概率已经提高。在这种情况下,玩家就掌握了对庄家的优势——暂时性的优势。因为只要牌面组合小于16点,庄家就必须继续要牌。而如果一副牌中还留有很多大牌,那么下一张牌让庄家输掉的概率就会提高,因为点数超过21点就会爆牌。

海龟们学会了以长远眼光看待交易,而且掌握了一个有优势的交易系统。可以说,这就是海龟法则最重要的一个要素,也是赢家与输家们在方法和观念上的一个最关键的不同之处。长期有效的交易方法都有一个特征,那就是赌博中所说的优势。这个优势是指一个人相对一个对手的系统性优势。一个赌场在大多数时间都掌握着对顾客们的优势,但在某些游戏中,玩家有可能获得一种优势。以21点游戏为例,当技艺高超的玩家注意到有很多小牌已经发出时,他们就能获得对赌场的一种暂时性优势。因为这意味着接下来发出大牌的概率已经提高。在这种情况下,玩家就掌握了对庄家的优势——暂时性的优势。因为只要牌面组合小于16点,庄家就必须继续要牌。而如果一副牌中还留有很多大牌,那么下一张牌让庄家输掉的概率就会提高,因为点数超过21点就会爆牌。所以,老练的玩家们在大多数时间里都赌得很小,因为优势在赌场一边。他们在等待时机,等待他们偶然获得对赌场的优势。一旦等到了这种机会,这些玩家就会加大赌注,利用他们的优势压倒庄家。实际上,这么做并不是那么容易,因为如果你一开始赌得太小,后来又在条件有利的情况下突然加大赌注,你很容易被赌场盯上,早早被踢出大门。

期望值这个词也是从赌博理论中来的,它以量化方式回答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我持续这样做,结果会怎么样?”期望值为正的游戏就是有希望赢的游戏,上面所说的21点游戏在玩家们掌握了优势之后就有了正的期望值。期望值为负的游戏就是轮盘赌和掷骰子一类的游戏,有优势的是赌场,所以长期来看赌客们总是输的。

海龟思维

• 以长远眼光看待交易。

• 避免结果偏好。

• 相信正期望值的威力。

海龟们正是以这样的方式看待损失的:损失只是做生意的成本,并不代表着一次错误交易或一个坏决策。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明白一件事:长期来看我们总会失而复得。海龟们相信,期望值为正的交易在长期内必能成功。

我们所使用的特殊方法叫作突破法,有时候也被称为唐奇安通道法(Donchian channels),因为是理查德·唐奇安(Richard Donchian)普及了这种通道突破法。这种方法的基本思路就是在市场超越过去特定时期内的最高点时(也就是突破前期价格水平时)买入。

我们有两个系统:

一个是被里奇和比尔称为系统1的中期系统,它根据过去20天(或者说4个交易周)的价格来决定高点和低点;

还有一个时间跨度更长的系统,也就是系统2,它根据过去60天(12个交易周)内的高点和低点来确定突破点。在每个交易日结束后,我们都要为这两个系统重新计算高低突破点。一般来说,我们要做的就是回顾一下过去的一段时间,根据价格变化的视觉特征找出那么一两个高点。大多数时间里,高点不会变,所以我们也无事可做。

每一个系统都有两种退出标准。第一个是以N衡量的止损退出点:损失不得超过2N,也就是两个真实波动幅度均值。从另一个角度说,这个跌幅恰好相当于我们的账户总额的2%,因为我们在每一个市场中决定交易量的方法也是以N为基础的。

海龟培训课的所有内容可以归结为以下4个要点:

  1. 掌握优势:找到一个期望值为正的交易策略,因为长期来看它能创造正的回报。
  2. 管理风险:控制风险,守住阵地,否则即使你有一个期望值为正的系统,你也等不到它创造成果的那一天。
  3. 坚定不移:唯有坚定不移地执行你的策略,你才能真正获得系统的正期望值。
  4. 简单明了:海龟方法的精髓其实很简单——抓住每一个趋势。你的大部分利润可能就来自两三次成功的交易,所以不要错过任何趋势,否则你全年的努力可能都会化为泡影。这很简单,也很容易理解,只是不容易做到。

好的交易无关乎对与错,只代表正确的交易。如果你想成功,必须把眼光放长远,忽视个别交易的个别结果。

好的交易者考虑的是现在,而避免对未来考虑过多。新手则想预见到未来:如果他们赢了,他们会认为自己预测对了,感觉自己像个英雄;如果他们输了,他们会把自己当成傻瓜。这是错误的。

你必须从概率的角度来考虑未来,而不是摆出一副预测的架势。

R乘数就等于一笔交易的利润除以这笔交易的风险投入,这个概念由交易者查克·布兰斯科姆(Chuck Branscomb)发明,是在不同系统和不同市场间比较交易结果的一种简易方式。

像海龟一样思考

  1. 重要的是现在:不要对过去念念不忘,也不要去预测未来。前者对你无益,后者是徒劳的。
  2. 从概率角度考虑问题,不要预测未来:不要试图作出正确的预测,唯有使用概率对你有利的方法,你才能在长期内获得成功。
  3. 对你自己的交易结果负责:不要把你的错误和失败归咎于其他人、市场、你的经纪人等。要对自己的错误负责,从错误中学习。

交易是你进行的,你应该对结果负责。不要责怪任何人给了你坏的建议,也不要责怪任何人没有把秘诀告诉你。如果你做了愚蠢的事,要从错误中学习,不要装作没有犯错。然后去想办法避免再犯同样的错误。喜欢推卸责任的人必败无疑。

要找到优势,你需要找准入市点,在这个点上,市场在理想的时间范围内向某个特定方向变动的概率要大于正常概率。然后,你还要为这个入市点设计一个退出策略,这样才能从期望的变动趋势中获利。简单地说,要想让优势最大化,入市策略和退出策略必须配对。因此,趋势跟踪入市策略可以与多种不同类型的趋势跟踪退出策略配对,反趋势入市策略可以与多种不同类型的反趋势退出策略配对,波段交易入市策略可以与多种不同类型的波段交易退出策略配对,等等。

系统优势来自于三大要素:

•资产组合的选择:决定应该进入哪些市场的运算系统。

•入市信号:决定什么时候开始一笔交易的运算系统。

•退出信号:决定什么时候退出一笔交易的运算系统。

当某种特定的市场行为发生时,系统会发出入市信号。当你检验入市信号时,你需要关注的是伴随这种市场行为而来的价格变动。我们可以把这种价格变动分为两个部分:好的变动和坏的变动。好的变动就是对你有利的变动。换句话说,如果你买入,那么市场上涨就是好的变动,市场下跌就是坏的变动;而如果你卖空,市场下跌就是好的变动,上涨就是坏的变动。

交易者们把往坏方向的最大变动幅度称为MAE(maximum adverse excursion,最大不利变动幅度),把往好方向的最大变动幅度称为MFE(maximum favorable excursion,最大有利变动幅度)。

观察一个入市信号之后的价格变动,如果好方向的平均最大变动幅度大于坏方向的平均最大变动幅度(也就是说平均MFE高于平均MAE),这说明存在正的优势。如果平均MAE(不利变动)高于平均MFE(有利变动),这说明存在负的优势。可以说,一个真正随机性的入市策略会带来大致上相等的好变动和坏变动。比如,如果你用掷硬币的方式来作出买卖决策,正面朝上就买入,背面朝上就卖出,那么在你入市之后的价格变动中,MFE与MAE应该相等。

首先,你要想办法让各个不同市场上的价格变动具有可比性。其次,你要想办法决定衡量哪一段时期的平均MFE和MAE。只有把不同市场的MFE和MAE标准化,比较这些平均值才是有意义的。为此,你可以借用海龟们用来将不同市场的交易规模标准化的方法:用真实波动幅度均值(ATR)将它们统一化。

  1. 为每一个入市信号计算指定时间段内的MFE和MAE。
  2. 将上述各MFE和MAE值分别除以入市时的ATR,这是为了根据波动性作出调整,将不同市场标准化。
  3. 将上述调整后的MFE和MAE值分别求和,然后除以入市信号的总次数,得出调整后的平均MFE和MAE。
  4. 调整后的平均MFE除以调整后的平均MAE就是E–比率。

根据唐奇安通道突破法则,你应该在价格突破过去20天内的最高点时买入,在价格跌破过去20天内的最低点时卖空。而趋势组合过滤器规定,你只能在50日均线高于300日均线的市场中做多,在50日均线低于300日均线的市场中做空。

大多数交易者都担心4种主要的交易风险:

•衰落:一连串损失使你的账户缩水。

•低回报:回报太低,你赚到的钱微不足道。

•价格动荡:一个或多个市场中出现价格的骤然变动,导致无可挽回的重大损失。

·系统死亡:市场状态改变,致使曾经有效的系统突然失效。

“万一这个系统不再管用了,怎么办?” “万一这只是一个大滑坡的开端,怎么办?” “万一我之前的测试方法有问题,怎么办?” “万一……怎么办?” 这些疑虑往往会促使一个新手放弃这个系统,或者开始有选择地交易,以期“降低风险”。这经常导致交易者错失本来可以赚钱的机会。在沮丧的情绪下,在看到初始账户遭受了1/2甚至更多的损失之后,交易者终于忍无可忍地退出了。这就是新手们即使使用有效的策略也无法赚钱的原因:他们高估了自己在高风险水平下承受巨大波动的能力。

回报的量化

•平均复合增长率(geometric average return):平均复合增长率也称作几何平均回报率,是指特定投资期间内的平均化复利率。期初资产按这个复利率滚动增长,将恰好增长到期末资产的水平。对简单的带息账户来说,平均复合增长率就是利息率(复利)本身。在特定时期内,只要有一期的回报率特别高,整个平均复合增长率指标就会受到重大影响。

•滚动平均一年期回报率(average one year trailing return):这是指连续滚动计算的一年期平均回报率。这个指标能更好地反映任何一个特定一年期内的典型回报水平。对跨度在几年以上的测试来说,这个指标对某个回报率特别高的期间相对不是那么敏感。

•平均月度回报率(average monthly return):这是指测试期内各个月份的回报率平均值。除了这些数字形式的指标,我还发现了几个有用的工具。一是净值曲线图本身,另一个是能突出月度回报分布状况的图表。

要比较不同的交易系统或使用交易系统的基金经理,有几种常见的综合指标可用。最常用的两个指标是夏普比率(Sharpe ratio)和MAR比率(MAR ratio)。

以下几点才是期货交易者的主要败因:

•没有计划:许多交易者的行动依据是直觉、传闻、猜测,还有对自身预测能力的自信。

•风险过大:

许多在其他方面很出色的交易者是因为承受了过大的风险而破产的。

我所说的大风险可不止比谨慎水平大50%或100%。

我曾见过某些交易者的风险比我心目中的谨慎水平大5~10倍,即使对激进交易策略来说也是如此。

•不切实际的期望:许多新交易者之所以承受过大的风险,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赢利能力和回报水平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这也是新手们相信自己仅凭那些基础数据就能开始交易的原因。他们相信自己足够聪明,可以在没受过多少培训的情况下仅凭那一点点信息就“击败”市场。

交易的首要目标应该是生存。时间站在你这边。一个期望值为正的系统或方法早晚会给你带来财富,有时候是你做梦也想不到的巨大财富。但这一切有一个前提条件——你必须留在游戏场中。对交易者们来说,死亡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痛苦的慢性死亡,足以让交易者们在苦闷和沮丧中放弃交易;另一种是戏剧性的快速死亡,我们称为崩溃。

大多数新手都会高估自己承受痛苦的能力,他们自以为能承受30%或40%(甚至50%、70%)的衰落,其实他们不能。这对他们的交易有极端不利的影响,因为这通常会导致他们彻底放弃交易,或是在遭受了衰落期中的重大损失之后慌忙改变策略,而这恰恰是最不应该改变策略的时候。

波幅通道可以很好地指示出趋势的开始。如果价格超越了一个特定的移动平均值和另一个特定数值之和,这意味着价格有上涨趋势。换句话说,这表明一个趋势可能已经启动。

移动平均价是连续计算的特定时段内的平均价格。最简单的一类均价被称为简单移动平均价(simple moving average),它就是特定天数内的平均价格。

ATR通道突破系统 ATR通道突破系统是一个波幅通道系统,它把真实波动幅度均值(即ATR)用作波动性指标。350日移动平均收盘价加上7个ATR就是通道的顶部,减去3个ATR就是通道的底部。如果前一日的收盘价穿越了通道顶部,则在今日开盘时做多;如果前一日的收盘价跌破通道底部,则在开盘时做空。当收盘价反向穿越了移动平均线,交易者们就会退出。

布林格突破系统 这个系统由查克·勒博和戴维·卢卡斯(David Lucas)在他们1992年的著作《技术交易者期货市场电脑分析指南》中提出(计算移动均价的时间和计算波幅宽度的标准差有所变化)。布林线(Bollinger band)是约翰·布林格(John Bollinger)发明的一种波幅通道。这个系统的布林线是通过350日移动平均收盘价加减2.5倍标准差而得出的。如果前一日的收盘价穿越了通道的顶部,则在开盘时做多;如果前一日的收盘价跌破通道的底部,则在开盘时做空。

唐奇安趋势系统 我们曾在第五章说过唐奇安趋势系统,它是当年的海龟系统的一个简化版本。它采用20日突破入市策略,10日突破退出策略,还有一个350日/25日指数移动平均趋势过滤器。交易者们严格遵守短期移动均线所指示的方向:如果25日均线在350日均线之上,只能做多;如果25日均线在350日均线之下,只能做空。这个系统还规定了2ATR的止损退出点,这与原版海龟系统相同。

定时退出唐奇安趋势系统 定时退出唐奇安趋势系统是唐奇安趋势系统的一个变体,它采用的是定时退出策略,而不是突破法退出策略。它在80天之后退出,没有任何形式的止损点。有很多交易者声称入市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退出点。这个系统就是我对他们的答复。当我们稍后比较各个系统的表现时,你会看到这个非常简单的退出策略比那些复杂的策略更胜一筹。双重移动均线系统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系统,只在100日均线穿越350日均线时买入或卖出。与其他系统不同的是,这个系统始终不离市场,无论是做多还是做空。唯一的退出点就是短期均线穿越长期均线的时候:此时,交易者退出上一笔交易,开始一笔相反方向的新交易。

历史测试结果和实际交易结果的差异主要是由四大因素造成的:•交易者效应:如果一种方法在近期赚了很多钱,那么其他交易者很可能会注意到它,开始用类似的方法模仿它,这很容易导致这种方法的效果不再像一开始那样好。•随机效应(random effect):历史测试的结果夸大了系统的内在优势也可能是纯随机性的现象。•最优化矛盾(optimization paradox):选择特定参数的过程(比如选择25日移动均线而不是30日移动均线),可能降低事后测试的预测价值。•过度拟合(overfitting)或曲线拟合:系统可能太过复杂,以至于失去了预测价值。由于它与历史数据的吻合度太高,市场行为的一个轻微变化就会造成效果的明显恶化。

任何一件不断重复的事情都有可能被市场参与者注意到。同样的,一种在近期表现得特别突出的策略也很有可能被诸多交易者注意到。但是,如果太多的交易者都开始尝试着利用同一种策略,这种策略将不再像从前那样有效。

历史表现的好坏也是有运气成分的。有的基金管理得确实很出色,但运气一般;有的基金管理得很一般,但运气很好。如果只盯着历史记录,你是分不清实力与运气的。随机效应太大、太普遍,所以你不可能得出确凿无疑的结论。

有些交易系统需要用特定的数值进行计算,选择这些数值的过程就是最优化。这些数值被称为参数。比如,长期移动均线的计算天数就是一个参数,短期均线的计算天数也是一个参数。最优化就是为这些参数选择最佳或最优化数值的过程。

如果操作得当,最优化是件好事,因为了解参数变化的影响总比忽略这种影响要好。当我们检验参数变化的效果时,我们常常能从一些迹象中发现系统的表现是随机效应或曲线拟合的结果,而不是系统优势的反映。所谓最优化过程,无非就是观察一下调整参数值对交易结果的影响,合理地决定在实际交易中使用什么样的参数值。

所谓最优化矛盾,是指参数最优化过程有两种相互矛盾的效果:一方面可以提高系统在未来表现良好的概率,另一方面却会降低系统的未来表现符合模拟测试结果的概率。这样,参数最优化虽然提高了系统的预期表现,但也降低了历史模拟指标的预测价值。我相信,正是因为对这种矛盾理解不足,许多交易者才会怀着对过度最优化和曲线拟合的恐惧而对最优化避之唯恐不及。但在我看来,恰当的最优化永远是明智的。

过度拟合通常发生在系统变得过于复杂的时候。有时候,你可以通过添加法则来提高一个系统的历史表现,但这仅仅是因为这些法则影响了屈指可数的几笔重要交易。添加法则会导致过度拟合,这对发生在关键时期的交易来说尤其明显。比如,假如一条法则要求你在接近最高峰的时候退出一个特别大的赢利头寸,这当然会提高你的系统表现,但如果这条法则对其他情况没有充分的适用性,这就成了过度拟合。

如果一个系统在最近一段时间表现得特别出众,这有可能是个运气问题,或许市场对这种系统来说正处于理想的状态中。一般来说,这种冒尖的系统在好时期过后很容易转入困难时期,不能指望它在未来会重现这种好运的表现。这也许会发生,但你不能寄希望于运气。你更有可能经历业绩的下滑。

在决定采用一个系统之前先体验一下参数的作用是个很好的习惯,我称之为参数调整检验。挑出几个系统参数,大幅调整参数值,比如20%~25%,然后看看效果怎么样。

没有冒险就没有收获。风险是你的朋友,不要怕它,要理解它,控制它,与它共舞。优秀的交易者会自信地等待机会,但也会做好损失的准备。他们不会犹豫不决,因为他们不怕犯错,这是在大风大浪中培养出的应有品质。他们走自己的路,不怕失败,因为他们知道,失败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只是成功和成长的必要前提。

畏惧心理对个人成就的影响远大于客观现实的制约。如果我们因为不自信而没有采取行动,我们相当于在成功之路上放置了一个障碍,这种障碍远大于现实障碍。如果我们尝试了,我们可能会失败,但也有可能成功。如果我们根本不敢尝试,我们就真的没有成功的希望了。

大多数人都认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学习能力会退化,因为我们的大脑功能在变化。人们常常以小孩子为例:小孩子很快就能学会一种新语言,而成人很难学会新语言,这说明年龄是最重要的因素。我却认为,小孩子与成年人在语言学习能力上的巨大差异并不是年龄决定的,而是心理因素决定的——孩子们从来不怕丢丑,也不怕犯语法和发音错误,而成年人却对此心怀忌惮。

韭菜热线原创版权所有,发布者:弗里曼,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9crx.com/5098.html

(0)
打赏
弗里曼的头像弗里曼管理团队
上一篇 2021年5月20日 11:17
下一篇 2021年5月27日 11:17

相关推荐

  • 元宇宙的这一趴,跟不跟?

    最近元宇宙很火,根据自己的体会,弗里曼说说自己的想法,其中也有一些迷思大家共同探讨。 1、种子选手 从目前的应用来看,元宇宙最积极的倡导者Meta(Facebook)规划了7大方面的路径,想要一统天下的意思。不过单从这7个领域来说都有现在的劲敌和霸主,想要通吃也不是个很容易的事情。 为啥facebook这么着急呢? 其实有两点,第一受制于硬件平台的限制,fa…

    2021年12月27日
    22900
  • 2023年美国研究:父母生育第二个或第三个孩子的成本

    在最昂贵的地方抚养一个孩子每年的费用可能高达 35,000 美元。即使平均而言,第一个孩子在其早年每年花费父母的费用也超过 20,000 美元。对于想要生第二个或第三个孩子的父母来说,这些费用可能会更高。 为了衡量在美国各地扩大家庭的基准成本,调查了 381 个都市区的住房、食品、儿童保育、医疗保健和其他必需品的成本,当一个有两名工作成年人的家庭在预算中增加…

    2023年9月12日
    12700
  • 当灾难来袭时:衡量自然灾害的投资风险

    投资者需要先了解自然灾害造成的潜在物理损害,然后才能评估其财务影响。 从飓风、地震到干旱,自然灾害正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损失也越来越大。为了评估潜在的财务损失,投资者必须更好地了解当地的实际风险。这就是 AB 与哥伦比亚气候学校合作的目标。 了解自然灾害带来的物理风险 2016 年,哥伦比亚气候学院国家备灾中心创建了自然灾害指数,对美国各州和县的自然灾…

    2024年1月10日
    8700
  • 美国 10 位最伟大的投资者以及造就他们的美德

    “在人类努力的领域中,很少有像金融领域那样历史价值如此微不足道的了。过去的经验,就其完全是记忆的一部分而言,被视为那些没有洞察力来欣赏当下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的人的原始避难所。” —约翰·肯尼斯·加尔布雷思 谁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投资者? Ophir Asset Management 的创始人 Andrew Mitchell 最近要求 ChatGPT 列出前 1…

    2023年5月26日
    25100
  • 我想我知道 OCIO 是什么……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到底是什么?

    作者:Peter Corippo,2024 年 3 月 2 日 执行摘要: 拥有专用但有限内部资源的投资项目可以通过与外部投资解决方案提供商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来扩展其人员。 可以转移给外部提供商的任务示例包括股权化、流动性和再平衡任务、风险管理和 LDI 执行服务。 最好的 OCIO 提供商会成为强大的战略合作伙伴,与资源有限的内部投资人员并肩工作,以实现他…

    2024年3月27日
    28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客服
客服
关注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